::租车信息_跨国汽车租赁巨头中国受挫
跨国汽车租赁巨头中国受挫

上海汽车租赁公司:【2007-8-18】

      五一黄金周,喜欢旅游的朋友出门需要租车。然而,最近一位从国外回来的“海归”,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却得不到汽车租赁服务,其原因是汽车租赁公司不接受国际驾照。事实上,有很多外国人都曾表示,希望在中国能够享受到方便的租车服务。然而,作为一个具有发展潜力的“朝阳产业”,汽车租赁目前在中国还难现朝气!世界排名第一的汽车租赁集团—赫兹在华业务全面萎缩,就是最好的佐证。

  市场蛋糕令人垂涎   

  其实,汽车租赁在国外就像快餐一样常见。美国克里夫兰市场咨询公司的统计表明,世界各国开办的汽车租赁公司已经超过5000家,2001年的营业收入达到了1000亿美元。其中,日本的汽车租赁规模每年以20%的速度递增,美国可供租赁的汽车数量以年均8%的速度递增。与其他服务行业相比,汽车租赁业的增幅遥遥领先。   

  就我国目前的状况来看,国内的汽车租赁市场也应该庞大到足以令资本垂涎欲滴。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汽车拥有量为 1600多万辆,但拥有驾驶执照的人却高达4000多万,而且这个数字差距还在不断拉大,也就是说,我国潜在的个人租车用户在不断增加。尤其是在车市低迷阶段,不少原欲购车者在持币观望,这期间就可能成为有实力的租车用户。此外,潜在的企业租车用户也在增长;假日经济效应对汽车租赁业构成了强有力的支撑;入境游客形成的租赁汽车需求也非常庞大。   

  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咨询公司首席分析师贾新光认为,中国的汽车租赁业总的说来还没有真正发展起来,但从其巨大的市场空间来看,租赁业无疑是“朝阳产业”。在中国汽车租赁市场尚未发展成熟的时候,国际大鳄们就已经盯上中国,并开始抢滩。世界排名第一的汽车租赁跨国集团—赫兹,早已悄悄地与北京中汽安华集团展开了合作。早在去年1月底,安华汽车租赁公司就以特许经营的方式挂上了赫兹的品牌。而全球汽车租赁业中的老二—安飞士,也来到中国。国内目前惟一一家中外合资汽车租赁企业—安吉汽车租赁有限公司已落户北京。去年底,主题为“安飞土,中国红,问鼎神州”的开业仪式在北京举行。很多事实预示着汽车租赁行业的光明前景。首先,就是让汽车行业头疼的库存问题。汽车销售商带着库存谜团、生产企业带着扩产计划走向2005年,很多专家非常肯定地分析2005年汽车库存将成为一个严重的问题。而汽车租赁的大批用车和更新用车可以消化很大一部分车。其次,政府去年提出的用车改革以及一些新兴的企业用车也给汽车租赁带来机遇。第三,购车、用车成本的增加让消费者更趋理性。有人算过一笔账,一辆中档汽车每年的平均开销大约是2万元(包括修理费、养路费、保险费、停车费、油费)。但这2万元也能提供另一种享受:首先,确保每月有1000元用于乘出租车,这样上下班的交通问题基本解决,全年按11个月计算,就是11000元。剩下一年中租车出去旅行的日子有一个月,那么租车费用就是9000元。在车价偏高或一时无力购车的情况下,后一种选择更加实惠。   

  专家分析,随着将来一系列国际活动在中国的举办,以及越来越多的人消费观念的转变,汽车租费的走低,租车手续的简化和服务质量的提高,租车会变得越来越普遍,未来的赚钱机会很大。   赫兹全面受挫中国 。1998年,赫兹就曾和上海一家颇有名气的汽车租赁公司频繁接触,但最终合作未能成功。2000年,另一家中国公司中汽安华对赫兹表示出兴趣。2002年1月,赫兹与中国北方工业集团总公司旗下的汽车租赁公司安华集团签订合作协议,赫兹授权北方安华使用赫兹的特许经营权,在北京、上海和广州开通赫兹国际汽车租赁业务,双方协议时间为五年。此后,赫兹开始在中国圈地布网。   

  然而时至今日,世界排名第一的跨国汽车租赁集团—赫兹,在中国的业务却正面临全面萎缩的危机。赫兹最早在北京地区有三家门店:安华大厦门店、首都机场门店和建国饭店门店。首都机场门店很早以前就被撤消( 撤消后设立了燕莎门店)。日前,位于“赫兹中国”总部办公楼—北方安华大厦一层的“赫兹租赁安华大厦门店”也被撤消。不仅如此,位于杭州市建国北路的赫兹国际租车杭州门店,大概在两个月前就已闭门谢客,具体原因不便透露。 赫兹为何在中国频频撤消网点?尽管赫兹方面曾公开表示,这是“总部战略调整的需要”,“今后将在南京、杭州、苏州等更多省会城市和旅游胜地设立新网点”,但第一汽车租赁巨头在中国遭遇的尴尬已是不言而喻。对于目前赫兹在中国全国范围内的战略收缩,业内人士分析,由于赫兹与安华的特许经营合作仅限于品牌代理及管理模式层面,缺乏资本纽带的紧密连接,才导致出现今天这种尴尬局面。车评人钟师表示,他对租车业的特许经营模式一直不太看好。没有资金保障,租赁网络铺设必然会受阻。赫兹在中国一方面要全面提高员工素质,另一方面还要加大对客户的管理力度,因此必须投入更多的财力和人力。面对日趋庞大的网络体系,由于资金的短缺,企业无法实施有效的经营管理。由此带来的业务萎缩在所难免。贾新光认为,赫兹业务的萎缩问题不仅仅出在经营模式上。受大环境的影响,赫兹还面临其他难题,而这些难题其实是像赫兹、安飞士这样的国际汽车租赁巨头所要共同面对的。   

  多重瓶颈多种风险   

  汽车租赁在中国还难现朝气。以上海为例,从上世纪90年代发展起来的上海汽车租赁业的常备汽车总数在4000 辆上下。时至今日,上海市有“名分”的汽车租赁企业约23家,但只有15家还在正常营运。而北京的汽车租赁公司目前的经营只能用“勉强维持”来形容。北京市交通局汽车租赁管理处处长张长荣表示,中国汽车租赁行业最突出的问题是“小、散、乱”,“小”是指小规模作坊式的经营模式,致使企业间经常为求生存而进行价格战,严重制约了行业发展;“散”则指缺乏规模化和连锁网络化经营,像异地租还车应该是汽车租赁的明显优势,但目前在中国开展起来非常困难;“乱”是指没有相应的汽车租赁管理机构,市场还很混乱,无论是消费者还是租赁公司,很多利益都无法得到保障。   

  很多汽车租赁企业管理缺乏科学性,造成很多损失。例如,国外一个人就能负责近50辆车的租赁管理,而中国目前平均一个人只能管几辆车。人力成本加上汽车保养、维修等成本都是国内汽车租赁价格居高不下的原因。当然,风险的症结还是信用体系的缺失。租车手续繁杂、需要担保,而租赁公司经常面临恶意骗租的可能。除了恶意骗租,还有就是违章,很多散租的客户违章被摄像后很久才能知道,交罚款、刷分都是租赁公司的事情。今日新概念公关部的刘经理表示,国外车辆大概半年就要淘汰一次,而国内的更换频率在三年左右,汽车降价迅速,导致汽车的残值迅速下降。这也是企业要担负的风险。

  贾新光表示,中国汽车租赁市场的难题主要包括两个方面:首先,从中国汽车租赁市场发展角度来看,中国的汽车销售商与租赁公司之间不存在“汽车销售商求着汽车租赁公司 ”的现象,即卖方市场现象,这使得租赁公司的购车成本大大增加。而租赁公司大多是以分期付款的形式购车,目前汽车销售商出于对风险控制考虑,不愿意以分期付款方式批量卖车给租赁公司。其次,从个人信用体制角度来看,目前国内个人信用体制还不完善,由此造成的巨大租赁风险,是外资巨头们最为头疼的。按照安飞士对中国汽车租赁业的调查,汽车租赁公司每年被骗车辆比率高达3%,造成的损失超过其营业额的6%。这使得赫兹和安飞士这样的国际巨头不得不选择依靠会员网络等手段,来建立自己的小范围信用体系,以便自卫。对此,国内的汽车租赁公司更是深有体会,今日新概念公司汽车租赁部负责人表示,由于“骗租”情况严重,该公司成立了法律事务组,投入人力专门从事“反骗”活动。那么,这是否说明国际汽车租赁业在中国出路难寻呢?贾新光认为,对于国际汽车租赁公司来说现在最需要的是优化战略布局,另外也可以在乘用车之外的商用车上做文章,包括客车、货车等生产型用车。在国际汽车租赁公司经营模式不占优势的情况下,国际汽车租赁巨头们还有更长的一段路要走。“它们要摆脱困境需要五年,也许是更长的时间。”   贾新光还表示,汽车租赁业要想发展,必须与汽车厂家、销售企业、维修企业、金融企业、保险企业以及旅游企业等建立起相关利益链条,整合成关联资源优势。事实上,欧美国家的大型汽车租赁企业都与汽车生产、销售企业和金融、旅游等产业建立起紧密的利益链条。美国主要汽车生产企业30%以上的订单来自汽车租赁公司。租赁公司和汽车生产厂家之间签订回购合同,租赁公司购买新车使用一段时间后再退回给厂商,厂商把回购来的车拿到二手车市场上销售。厂家通过与租赁公司的联手来保持其市场占有率,租赁公司也可以确保始终将新车租赁给顾客,由此形成良性循环。


添加日期:【2007-8-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