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车新闻_1天1元钱租车追踪 3000万资产是不是谎话?
1天1元钱租车追踪 3000万资产是不是谎话?

上海汽车租赁公司:【2007/8/17】

交上几万、十几万乃至二十万元押金,就能以1天1元钱的价格租车,这是青岛凯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推出的经营方式。早报1月23日、24日报道有市民在该公司租车期满却未能拿回押金、公司郭经理所称的拥有价值“3000万元固定资产”的办公房并不属实的消息。从24日起,凯通公司的于董事长一直在与早报接触,不同意24日的报道说郭经理说了谎话,29日提供材料说他们拥有“3000万元固定资产”。

  记者随后调查、查询获知,凯通公司提供的材料不能证明他们拥有所声称的巨额资产。另外,记者要求与凯通公司一起通过司法部门鉴定几份房屋“转让协议”的真实性,公司方面先是同意,随后又用各种说辞拒绝立即办理鉴定。

  凯通公司

  24日报道不应说我们说谎

  于董事长向记者表示对23日的报道没有意见,承认公司实施的1天1元钱的租车经营方式,确实存在道德风险和经营风险,但他保证他个人能够为租车客户承担风险。

  他认为24日的早报报道有3处失实:

  1、凯通公司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的租赁办公房是180平方米,不是报道中说的“两千多平方米”;据于董事长介绍,实际上,青岛凯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青岛凯通装饰工程有限公司、青岛凯通汽车维修有限公司、青岛凯通投资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共同租赁使用这处位于华阳路117号的180平方米办公房。

  2、向凯通公司出租办公房的是“卢某”而非报道中说的“陆某”。

  3、记者不能依据24日所报道的事实断定公司郭经理说了谎话。

  于董事长和郭经理随后向记者出示了4名个人与凯通汽车租赁公司签署的4份“转让协议”,同时还提供了市北法院2004年的一份裁定书,由被执行人青岛广华房地产开发经营中心将广华园内一处网点房,以40万元的价格变卖给凯通汽车租赁公司。

  根据“转让协议”所标识的4处房产(具体位置见相关链接)的价格,总转让价格为901万余元。

  记者从“转让协议”上看到,4人向凯通公司“转让”房屋的价格与当初购买时的价格完全相同。于董事长认为,考虑到市场增值的因素,这些文件可以证明凯通汽车租赁公司现在拥有房产3000万元。记者请他们提供这些房子的权属证书,于董事长承认凯通汽车租赁公司没有这4处房屋的房产证,但强调这并不妨碍它们是公司的财产。(记者调查)

  “转让协议”不受法律保护

  不能证明“凯通”有相应资产
   记者就此问题咨询税务部门,市地税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如果有人举报4人的购房款是公司所出,给个人办房产证,税务部门将前往调查,一经查实,按照国家规定,个人所得超过10万元的,缴税额是这笔收入的45%。另外根据国家规定,个人税金由单位代扣,单位如没有扣除,按照法规应处应扣缴税款50%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

  新闻回放

  ●1月23日,早报报道市民潘先生在青岛凯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交了15万元押金,以1天1元钱的价格租赁奇瑞轿车一辆,在距离还车日期还剩10天时车辆被盗窃,凯通公司未给车辆保盗抢险。2006年8月4日,潘先生与凯通公司达成协议,按160元每天租车价格,赔偿对方4个月车费约1.92万元。但凯通公司此后一直以公司负责人不在家为由,未返还潘先生押金。

  记者就此事采访青岛凯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郭经理,询问公司如何保障返还租车者押金?他称公司在华阳路的办公房是公司的固定资产,价值3000多万元,足以返还租车者押金。

  ●1月24日本报报道记者追踪采访,市北工商分局相关负责人查询该公司登记资料,表示青岛凯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的办公房是租赁的。

  更正并致歉

  本报1月24日有关凯通公司的报道中“根据资料显示,这处两千多平方米的房屋是从陆某处租赁的”一句,因记者采访不细,与实际情况有出入。

  据工商部门的登记资料,青岛凯通汽车租赁有限公司租赁的办公房为180平方米。另外,向凯通汽车出租房屋的是“卢某”。 特此更正并向读者致歉。青岛早报社会新闻部

  相关链接

  凯通公司自称已经买下的4处房产的具体位置:

  1,长春路10号广华园6号楼一层网点(2-10)轴至(2-VD)轴、(1-C)轴至(2-Y)轴、(2-18)轴至(2-VD)轴、(2-Y)轴至(2-D)轴,面积为541.17平方米。

  2,广华园6号楼一层网点(Z-VD)轴至(Z-11)轴、(1-A)轴至(2-A)轴,面积为719.3平方米。

  3,广华园6号楼一层网点(Z-11)轴至(Z-18)轴、(1-A)轴至(2-13)轴,面积为515.54平方米。

  4,广华园5号楼二层网点(1-25)至(1-××)轴与(1-A)至(1-H)轴间二层网点,面积为500平方米。

  凯通反悔

  拒绝对“转让协议”真实性作司法鉴定

  凯通公司在24日报道见报的当天即对报道提出异议,却在4天之后才提供出房屋“转让协议”,这些“协议”是否真实?1月30日,早报记者到凯通公司查看“转让协议”的原件,手指不小心摸到这些标示签署于“2001年”、“2002年”的文件上的印章,竟然抹花了印章边缘,手指还留下了该印章的红色印记。

  1月30日晚,凯通公司于董事长等3人再次来到报社,记者把对“转让协议”的调查结果告知他们,并提出希望凯通公司提供他们拿来的4份转让协议的原件,由早报出资、双方共同出人,于次日(31日)对这4份“转让协议”签署时间的真实性做司法鉴定,于董事长当场同意。但1月31日上午于董事长再次来到早报编辑部时,又拒绝了双方共同请有关部门对他们提供的“转让协议”做签署时间真实性的司法鉴定。

  于董事长及郭经理坚持认为记者的报道说了谎话,但坚决回避讨论在他们认可的23日的报道中,郭经理告诉记者他们在华阳路的办公房是公司的固定资产,价值在3000万元左右,而没有像29日于董事长那样告诉记者:5家“凯通公司”租赁使用了180平方米办公房。

  1月31日,记者携带凯通公司方面提供的“房屋转让协议”来到市房地产交易中心,交易中心工作人员查询后,找到了其中3名个人购买广华园网点的资料,但是这些房子不知什么原因,都没有房产证。

  市房地产交易中心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根据目前的资料显示,购买房屋的人已将房屋在银行作了抵押,还没取得房屋的全部产权,根据法律规定,“未依法登记领取权属证书的”,签订“转让协议”不受法律保护。

  记者又来到市北区法院,法官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第三十七条规定,未依法登记领取权属证书的房地产不得转让。“没有产权就不能转让,这种‘转让协议’得不到法律有效的保护。”

  税务部门

  应补房款45%的税并予处罚

  于董事长向记者介绍:4名个人向他们转让的这些房产,实际情况是因2001年、2002年凯通汽车租赁公司不方便出面购买,就让本公司的4名员工以个人名义购买,其中前3人在2001年4月16日、2001年4月15日、2001年4月19日与房地产开发商签下购房合同,并在购房后3天内就将房产“转让”给凯通汽车租赁公司。另外1人于1999年12月18日签下购房合同(在市房地产交易中心未能查到),又于2001年11月30日将房产转让给杨某,再由杨某于2002年12月2日转让给凯通汽车租赁公司。


添加日期:【2007/8/17】